范加尔与他的足球乌托邦,品味上世纪九十年代阿贾克斯的魅力 – 365bet体育

范加尔与他的足球乌托邦,范加尔与他的足球乌托邦,品味上世纪九十年代阿贾克斯的魅力 品味上世纪九十年代阿贾克斯的魅力
– 发布时间:2019-03-11 16:38:26标签:

上世纪九十年代,阿贾克斯在范加尔的带领下重现昔日辉煌,他们问鼎欧洲之巅,成为欧洲足坛的焦点。范加尔与他的足球乌托邦,品味上世纪九十年代阿贾克斯的魅力 FourFourTwo作者Alec Fenn则撰文回顾了范加尔在阿贾克斯打造的足球乌托邦。

那是1995年欧冠决赛前的一个晚上,也是利德维娜-克鲁伊维特儿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晚上。不过作为母亲的利德维娜-克鲁伊维特并没有因此而失眠。她在夜里梦到年轻的帕特里克以替补身份出场,并且为球队攻入了一粒制胜进球。她的预感是如此强烈,以至于第二天起来就立马告诉了自己的儿子,并且给了他一个拥抱,祝他好运。几个小时之后,利德维娜-克鲁伊维特的梦想就成为了现实,18岁的帕特里克以替补身份出场,并且在维也纳的哈佩尔体育场,在5万名球迷的见证下,以替补身份出场,为阿贾克斯攻入制胜进球,帮助球队1-0击败米兰。

从牌面上来说,这场胜利似乎就如同利德维娜-克鲁伊维特的梦想一样遥不可及。那场比赛中阿贾克斯队内平均年龄为23岁,18名球员中有13名球员——包括埃德加-戴维斯、克拉伦斯-西多夫和利特马宁——都是阿贾克斯青训学院出品的年轻球员。而他们的对手米兰,是欧冠联赛的卫冕冠军,上个赛季他们曾4-0击败巴萨,并曾在7年时间里三度举起欧冠冠军奖杯。

米兰阵中多为经验丰富的球员,只有一名球员的年龄在26岁以下,而且这些球员——包括德塞利、博班等人——都有着极高的身价。

范加尔的足球乌托邦

但最令人惊讶的还是1995年阿贾克斯黄金一代征服欧洲的方式。他们精心编排的进攻方式,编织出了一副美丽的画卷。每一次传球、冲刺、跑动和射门都极具目的性,而且他们一直都以惊人的速度推进。皇马教练巴尔达诺在谈及当年阿贾克斯比赛风格之时表示:那是艺术与运动的完美结合。

“阿贾克斯不仅仅是一支九十年代的球队,他们正接近于足球的乌托邦。他们的比赛风格很细腻,但他们也有身体对抗上的优势。”

阿贾克斯的金童们推翻了足球贵族的统治,而且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事实上不仅仅当时的阿贾克斯走在时代前沿,他们的主教练也是如此。1991年9月,当范加尔接替本哈尔出任阿贾克斯主教练之时,遭到了球迷和《荷兰电讯报》的抵制。《荷兰电讯报》认为范加尔是一名“傲慢”的主教练,并发起了一场呼吁阿贾克斯教父克鲁伊夫“复出”的运动。说起来,当时41岁的范加尔在执教阿贾克斯之前,并没有任何执教经验,只不过当了三年助教。不过他对于球队的愿景还是非常清晰的。

范加尔的足球哲学基于阿贾克斯名宿米歇尔斯开创的“全攻全守”足球哲学的基础之上。在这套战术体系中,球员们必须能够在球场上扮演任何角色,并且球员在任何时候都需要保持他们的阵型。在失去球权的情况下,他们需要一起追赶对手,尽快完成反抢。

这是一种强调技术、执行力和运动能力的战术风格。只有最具天赋的、最无私的球员才能够在范加尔的战术体系中茁壮成长。也正是因为如此,范加尔在成为阿贾克斯主教练之后,便开始着手组建属于自己的“军队”,打造一条能够培育出符合自己要求的球员的“生产线”。

范加尔的第一步就是寻找提升阿贾克斯年轻球员和一线队球员的新方法。他成立了一个三人专家小组,旨在让球员比竞争对手的身体更加健康、速度更快、能力更强大。他引进了来自不同运动领域的专家,他相信他们的知识可以被运用到足球之上。

生理学家乔斯-盖塞尔的方法在曲棍球运动中取得了成功,他摒弃了长跑训练,更多采用短距离、多方位的短跑训练。跑步教练兼前篮球运动员拉兹洛-贾博则被聘来提升球员的跑动能力,改善球员的步法和协调性。不过这个三人专家小组中为球队贡献最大的,还是最后一位专家。

足球乌托邦的开端

在阿姆斯特丹帕拉蒂姆酒吧的一个安静角落里,远离人群的雷内-沃姆豪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敲击着笔记本电脑。身材矮胖,剃着光头的雷内-沃姆豪特曾在阿姆斯特丹海军上将(球队)效力过一段时间,而后他在范加尔的邀请下,成为阿贾克斯的力量与体能教练。他为阿贾克斯一直效力到2012年,并在荷兰国家队也扮演着类似的角色。在他的电脑屏幕上,放着一段阿贾克斯正在进行日常训练的视频——此时的阿贾克斯距离问鼎欧洲之巅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

在这一段时间里,球员们穿着配套的红衣蓝裤,黑色球鞋,在体育馆内进行着跳绳训练。而在接下来的一段视频中,年轻的范德萨横冲直撞地穿过了五个长长的木箱。30秒之后,穿着蓝色短裤和黑色T恤的雷内-沃姆豪特出现在训练场上,在欧洲节拍舞曲的伴奏下,他开始了一段有氧运动。

里杰卡尔德、罗纳德-德波尔和弗兰克-德波尔,以及其他阿贾克斯的知名球员都在原地踏步,然后左右摇摆,随后又用一只脚踢向空中。然后球员们旋转360度,随着音乐的节拍拍手。随着一系列与足球相关的动作(包括跳跃和头球)进入尾声,他们用欢呼庆祝和击掌庆祝结束了运动。

“当我在阿姆斯特丹海军上将工作的时候,我注意到有很多东西适合足球这项运动。”雷内-沃姆豪特在接受FourFourTwo采访之时说道,“当我加入阿贾克斯之时,我觉得我们可以通过更加具体的身体训练来获得优势,所以我发明了一种叫做足球健美操的运动,我们花了四年时间来提高球员的速度、灵活性和敏捷性。”

雷内-沃姆豪特的这些课程很受球员们的欢迎。罗纳德-德波尔说道:“我认为这非常有趣,这些锻炼让我们的脚更加灵活,跑得更快。我觉得这也有助于我们的反应速度和协调性。这一切都很好地配合了我们正在做的技术工作。”

雷内-沃姆豪特还指出,参与过不同运动的运动员在身体优势上的区别。他说:“利特马宁有很好的平衡感,我们认为这可能来自于他多样的运动背景。14岁之时,他不得不在冰球和足球之间做出选择。我们鼓励年轻球员进行更多的运动,并开设了一些与足球无关的课程。”

走在时代的前沿

为了对每次训练进行检测,每名球员在训练之时都必须佩戴心率监测仪器,并且他们还会被反复评估身体脂肪含量。毫无疑问,这也是阿贾克斯开启体育科学道路的第一步,而他们的方法也和那个时候的传统训练方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个时候的传统教练认为耐力才是高水平竞技中所必须的关键身体素质。

范加尔的战术要求可能读起来更像是一本说明书。在他的足球哲学中,每一名球员都只不过是球场上的一个数字,他们必须在控球与控球之间完成一些特定的任务。为了顺利完成这一点,球员们需要为了团队利益而牺牲个人利益。

范加尔说道:“足球是一项团队运动,球员之间必须相互依赖。如果某些球员无法在球场上很好地完成他们的任务,那么他们的队友就会遭殃。”这意味着每名球员都必须尽可能地完成自己的基本任务,而这也需要纪律去约束。

球员们的任务会因为场上位置不同而不同。门将首先需要熟练地用手脚护球,然后他还需要学会移动,为最具创造力的中后卫提供必要的协助。整个球队都需要按照特定的模式来进行跑动,如果一名球员倒地完成反抢,另一名球员就必须跑向对方的球门。边锋球员被要求不断冲击对方的防线,为后场球员的长传球创造空间。中场球员被要求一直待在边锋球员的身后。如果进攻无法在一侧展开,那么他们就必须尽快将球转移到另外一侧。

所有这些任务都是在4-3-3或者3-4-3战术体系中进行的,而且范加尔为了确保球员能够严格执行自己的要求,也会不断要求球员进行基础性练习。

罗纳德-德波尔表示:“我们会充分把球传到每个人的右脚上,尽可能快的完成传递成为了一种潜在的挑战。我们还会不断练习30米以上的长传球,这样我们就能够快速完成攻防转换。大约三个月之后,我们已经很好地掌握了这些练习。我还记得我们在其他几次训练中,3名球员对抗对方6名球员,且只能触球一到两次。过了一段时间,这种位置游戏的水平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当新球员加入之时,他们会看得目瞪口呆。”

那些没有能够融入范加尔足球哲学的球员很快就会被扫地出门。乌特尔斯是一名深受球迷喜爱的球员,但他的位置最终还是被年轻球员维姆-容克夺去,并最终转会去到了拜仁慕尼黑——在12个月前,乌特尔斯还曾夺得了荷兰年度最佳球员的称号。罗伊是一名有着出众个人才华的球员,但他明显缺乏比赛意识,所以他也没有能够得到范加尔的青睐。范加尔在1992年将罗伊送去福贾之时说道:“我不再相信罗伊了,我已经尝试了各种方法,包括个人训练。他不介意代表球队参加比赛,但他并没有办法站在球队整体利益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这也就是说,想要改变他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范加尔决心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打造一支完美的球队,在经历了一个惨淡的开局之后,他开始加速变革。1991/1992赛季尾声,阿贾克斯在积分榜上仅落后于埃因霍温3分,但在欧联杯的比赛中,他们凭借客场进球的优势战胜都灵,夺取了最终的冠军。当时加冕欧联杯冠军的阿贾克斯阵中球员主要都是出自于自家青训,但欧洲赛场上出色的表现,还是让不少阿贾克斯的明星球员成为了欧洲豪门的争夺对象。博格坎普和维姆-容克去了国际米兰,斯奇普去了热那亚,而米歇尔-克雷克则是去了帕多瓦。

本土球员的成功

范加尔被迫重新开始自己的计划,但从事后来看,这次“大失血”其实也是让阿贾克斯因祸得福。范加尔选择相信球队的新一代人才,他相信这些球员会比离开的球员更加优秀。阿贾克斯浴火重生,一支伟大的球队在接下来的三个赛季里逐渐形成。

阿贾克斯的年轻球员曾在青训学院花费了三年时间接受范加尔的足球哲学,而且他们之间还存在着一种独特的联系。德波尔兄弟之间的联系无需赘述,而克鲁伊维特与埃德加-戴维斯是儿时的伙伴,他们一同在阿姆斯特丹附近的街道长大。埃德加-戴维斯甚至还是被克鲁伊维特的母亲推荐到阿贾克斯的——她和儿子玩耍之时注意到了埃德加-戴维斯的才华。至于西多夫,他和埃德加-戴维斯一样出生于苏里南。此外,传奇球员里杰卡尔德从米兰回归,亦是在更衣室里为年轻球员们竖起了父辈的旗帜。

虽然这些球员中不少人看起来都是雏儿,但他们具有超越年龄的街头智慧,同时他们的教练也愿意听取任何有创意的想法。在一次训练中,罗纳德-德波尔建议从篮球中引用一个动作——“挡拆”动作,以增强定位球的威胁。在角球被踢出的那一瞬间,他会冲向一个正在盯防他队友的对方防守球员,故意进行阻挡。通常这样的情况下,因为罗纳德-德波尔的阻挡,对方防守球员无法去防守己方的进攻球员,己方进攻球员便有了更多的自由度,甚至能够完成射门。范加尔显然很喜欢这样的建议,很快就把它加入到了球队的训练项目之中。在听取球员意见的过程中,范加尔也是创造了一个鼓励创新的良好环境。

这帮年轻球员在一起的首个赛季是一个过渡赛季,作为欧联杯卫冕冠军的他们在欧联杯四分之一决赛中被欧塞尔淘汰,在联赛中也仅仅拿到了第三名,但他们至少在1992/1993赛季结束之时夺得了荷兰杯的冠军——决赛中6-2击败海伦芬。接下来的那个赛季,阿贾克斯的青年军们则是真正开始展现出自己的实力,他们帮助球队夺得了三年来首个联赛冠军。

不过说到范加尔的足球乌托邦真正成形,还是到1994/1995赛季之时——他为球队签下卡努和菲尼迪-乔治,补齐了球队的最后一块拼图。他们在联赛中展现出了不可战胜的强大实力,以27胜7平的战绩夺冠,而且他们在联赛中一共攻入了106粒进球,平均每场比赛能够收获3.12粒进球。

欧冠赛场上,他们也很快打破了此前的困局。尽管阿贾克斯在小组赛中主客场双杀米兰,但这两场比赛中,阿贾克斯球员的心态有着明显的变化。第一场比赛之后,年轻的阿贾克斯球员们还会在米兰更衣室外等着和自己的偶像们交换球衣,但在第二场比赛之后,情况有了明显的变化。罗纳德-德波尔表示:“我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有些尴尬。古利特让我们进入客场更衣室,和偶像们见面,那会儿我们的感觉就如同孩子一样——但在第二场比赛之后,我们没有和他们交换球衣!”

团队精神的打造

对于罗纳德-德波尔而言,这也是他和队友们真正开始相互相信的开始。

“那个赛季开始之时发生了一些事情。”罗纳德-德波尔在接受FourFourTwo采访之时说道,“年轻球员和老将们之间有着不可思议的化学反应。球队内部的一切都感觉很好。一线队大约有12名球员,还有三到四名替补,他们都认为自己不会在首发阵容之中,不过我记得我们在击败米兰之后,每个人都意识到我们不需要在害怕任何人。”

阿贾克斯的另外一个优势在于阿贾克斯阵中能够胜任多个位置的球员数量得到了提升。埃德加-戴维斯因为他坚韧的性格被范加尔称之为“斗牛梗”,而这样的球员也正是他战术体系中最需要的球员。

埃德加-戴维斯在接受FourFourTwo采访之时表示:“我一开始出现在左边锋和10号球员的位置上,但范加尔改变了我的角色。奥维马斯出现在了左路,并且有着不错的表现。范加尔觉得我有能力在中场展现出自己的才华。我在左路经常感到很孤立,但在中路,我更多地参与到了进攻之中。”

阿贾克斯以小组不败的战绩脱颖而出,并在随后的四分之一决赛中3-1淘汰斯普利特,而后又在半决赛中5-2击败拜仁慕尼黑。不断的胜利,也是为范加尔的球队迎来了那个赛季在欧冠联赛中与米兰的第三次交锋。其实再次迎战米兰,范加尔是非常开心的,因为他并不希望碰到巴黎圣日耳曼。在他看来:“米兰就和阿贾克斯一样,他们喜欢进攻,他们希望赢得比赛,但巴黎圣日耳曼踢得比较保守,他们那样是为了避免失败。”

阿贾克斯和米兰都是拥有雄心壮志的球队,而且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在了维也纳的机场。当米兰球星和他们的女伴携手出现在机场之时,阿贾克斯羞涩的年轻人则是在一旁呆呆地看着。

当时执教米兰的卡佩罗针对阿贾克斯,也是制定了一个狡猾的计划,他希望能够出其不意地拿下对手。德塞利出现在菱形中场的后腰位置,他的任务就是盯死利特马宁。前锋马萨罗的任务则是阻止罗纳德-德波尔将球传到中前场,迫使他将球分给右后卫雷齐格,然后再对后者进行逼抢。

在上半场比赛显得有些混乱,而阿贾克斯的球员们则一直努力试图控球——卡佩罗的战术策略发挥出了明显的作用。在中场休息之时,里杰卡尔德说了句话:“我希望球队运转速度能够更快一些,很多人需要在控球之时表现得更好。”这位球队名宿的言论也是引起了布林德、西多夫和罗纳德-德波尔之间的激烈讨论。显然,范加尔很高兴看到自己的弟子们为了赢球而激烈讨论。而后他做出了一个关键的战术调整,里杰卡尔德的位置后撤5米,并给了他更多的空间去进行关键传球。

经过调整之后,比赛形式亦开始向着有利于阿贾克斯的方向转变。

易边再战,卡努替换下了西多夫,他迫使巴雷西以及米兰的防线后撤到了禁区边缘。随着阿贾克斯的控球能力提升,范加尔在比赛第70分钟用克鲁伊维特替换下了利特马宁。或许这样的决定是范加尔职业生涯中最好的决定。15分钟之后,奥维马斯在左路完成突破,而后将球送到了禁区边缘的里杰卡尔德脚下,随后里杰卡尔德传球找到了克鲁伊维特,后者带球突破巴雷西,并完成射门——皮球最终越过了塞巴斯蒂安-罗西所把守的大门。克鲁伊维特的进球让阿贾克斯自1973年以来,首次加冕欧冠冠军。

足球乌托邦差点儿就改变了一个时代

夺得欧冠冠军,这是一项惊人的成就,它使得阿贾克斯阵中大多数球员的人气在短时间内飙升。当他们回到阿姆斯特丹,克鲁伊维特在机场与自己的母亲相拥而泣——18岁的他,成为荷兰媒体的宠儿。然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当欧洲最大的球队开始围绕着范加尔球队的关键球员打转之时,他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虽然利特马宁希望能够出去转转,但他最终还是决定将自己的未来交给阿贾克斯,而阵中其他球员也似乎如此(西多夫除外,他选择了加盟桑普多利亚),因为他们相信阿贾克斯在未来几年将有可能统治欧洲。

没错,阿贾克斯原本有机会这么做,但有时候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4个月之后,克鲁伊维特因为车祸而获罪,形象受损,并一度患上了抑郁症。菲尼迪-乔治的哥哥在尼日利亚被枪杀之后,他也不得不想办法去处理个人问题。不过球队的这一问题,因为接下来的欧洲超级杯冠军而暂时被掩盖。

在接下来的那个赛季中期,阿贾克斯决定长途跋涉,前往东京参加洲际杯的比赛——主要是为了满足商业需求——这也成为了球队的一个不安定因素:这次亚洲之行,球队主力奥维马斯在对阵格雷米奥的比赛中受伤。

当然,这一系列的变故并没有阻止阿贾克斯再度收获荣誉,他们轻松地夺取了那个赛季的联赛冠军,并且在欧冠赛场上一路高奏凯歌。他们先后击败了包括皇马、多特蒙德和帕纳辛纳科斯在内的多支球队后,连续第二个赛季出现在欧冠决赛之中。在决赛之前,缔造足球新历史似乎成为了指日可待的事情,但他们过去三年的努力,似乎在这场比赛中“功亏一篑”。

阿贾克斯在常规时间内和尤文图斯1-1握手言和,而在点球大战中输给了对手——这也是他们近两个赛季最糟糕的表现了。

阿贾克斯的梦想破灭了,而博斯曼法案在1995年引入,使得阿贾克斯的高楼瞬间坍塌。埃德加-戴维斯和雷齐格均是自由转会加盟米兰,而菲尼迪-乔治和卡努则分别被球队出售给了皇家贝蒂斯与国际米兰。此外,克鲁伊维特在1996/1997赛季转会去到了米兰,当时的阿贾克斯排在联赛第四位,并最终以颗粒无收的方式结束了那个赛季的所有比赛。当沮丧的范加尔宣布自己将接过巴萨帅印之时,阿贾克斯的辉煌日子已然成为了过去式。

范加尔曾在阿贾克斯打造了一个属于足球的乌托邦,虽然辉煌不在,但历史将永远铭记。

(Armour)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